化妆品原料狂涨,部分化妆品代工厂面临生死劫?

2021-05-16 14:39:33 admin 41

        5月10日,广州化工交易中心发布消息:在通胀的预期下,国内期货市场上黑色、有色商品价格全线大涨,化工企业巴斯夫、陶氏、杜邦等巨头更是集体涨价,几十家龙头化企陆续发布涨价函,部分涨幅高达20%。而对于化妆品行业,随着化妆品原料包括钛白粉年内的五连涨,影响最大的,是化妆品代工厂,特别是一些家底单薄的小企业,艰难营运已日渐浮现。

        部分化妆品工厂:原料新规“一箭伤身”,原料急涨“再补一刀”

        一些行业人士说,对于化妆品工厂来说,今年的五月,注定是一个难于忘却的日子,对一些代工小企,甚至是一个分水岭。

        五月一日后,《化妆品新原料注册备案资料管理规定》《已使用化妆品原料目录(2021年版)》正式施行,一些化妆品工厂包括代工机构,因应新规,必须支付类似专利费的成本。不过,这些“新成本”的出现,也让化妆企业,呈现分化,可谓是“几家欢乐几家愁”。化妆品代工方可能是“新成本”,但作为新原料的注册人或备案人,则是知识产权的“新收益”,一减一加,行业格局的分化立即呈现。 然而对于一些美妆小代工机构来说,屋漏偏逢连夜雨,不仅要面对“新成本”,又要增加原料急涨的“新成本”。特别是一些与品牌公司签订了化妆品代工合同的工厂,即使原料新规的专利费不计,但原料涨价的新成本如何消化?这无疑成为化妆品工厂,尤其是化妆品代工者的难题。

        有些化妆品工厂可能在原料价格上,与品牌公司有过合同约定,出现原料供应变化时,可一起商定共同消化原料涨价的成本,或通过终端消费品的涨价来消化。但有些化妆品工厂原本的合同就忽视了原料的价格波动,尤其是一些小规模的代工机构,在这两个因素的叠加下,企业的生存困境立即凸显。

        生存还是毁灭?这是化妆品代工厂的现实问题

        “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个问题”。莎士比亚为《哈姆雷特》贡献的警句,在今天的化妆品代工厂看来,就是一个十分紧迫的现实问题。

        业内人士认为,在原料新规以前,一些化妆品代工厂,没有原料新规的束缚,自己可以根据市场的情况,生产出一些适应市场的化妆品,并直接从市场上获取利润。正所谓大有大做,小有小做,小媳妇可能大过婆,机会人人有。代工厂虽然不是品牌公司,自产的产品也没有多少知名度,但小厂的天生灵活多变,船小调头快,日子总能过得下。但是原料新规实施之后,生产成本显著增加,利润自然减少,且代工产品的价格无法掌握手中,自有产品虽可调价,但价格一高,化妆品代工厂原有的价格优势,就不复存在,市场损失显而易见。一不小心,还会让企业处于亏损状态。况且,化妆品代工厂资本单薄,相比于大品牌,融资成本更高,融资渠道更窄,抗风险的能力更小。“生存还是毁灭”,就成了一些化妆品代工厂的现实问题。

        早在化妆品新规正式实施之前,一些专业人士就分析,随着新规的出现,一场暴风雨的出现难于避免。毕竟,新规的出现,意味着对化妆品生产企业的要求越来越高,行业的重新洗牌势在必行。对于化妆品代工厂来说,或许只有二条路,一是部分不符合新规要求的小工厂,会悄无声息地从市场消失倒闭;二是消失的小工厂,又能挤出一些市场容量,为强者的大厂带来更多的市场机会。

        许多化妆品工厂,在这种急速的变局中,慢慢地看清了自己的未来,“生存还是毁灭”成了必答题。要么像小工厂一样在市场上消失,要么强大到收复他人的失地。因此,有的企业开始直接参与原料生产链,成为有“独家原料”的代工厂,有的直接由化妆品代工,直接参与品牌建设,或参股或转化为拥有美妆品牌的公司。

        一场暴风雨,现在看来,不仅真的来了,而且战场就从化妆品工厂打响。

        (本文摘自360化妆品网公众号,作者:眭月,如有侵权,请联系化妆品厂家小编删除)



标签:   化妆品代工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