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大代表建议恢复大麻化妆品的应用

2022-03-04 18:04:45 admin 57

        大麻类原料被禁用大半年后,最近又激起了新的水花。

        3月2日,据财联社报道,在2022年两会召开之际,全国人大代表、晨光生物科技集团董事长卢庆国带来了7项建议,其中,他在“关于支持工业大麻产业发展方面的建议”中提及:希望能进一步评估恢复大麻二酚(CBD)在化妆品方面的应用。

       消息一出即引发了行业热议,有内业人士表示,如果此项建议被通过,意味着此前被禁的大麻化妆品有望重归市场;但另一部分观点认为,对于上述建议被列入人大代表讨论议题的可能性很小,但是能从侧面表明企业对发展工业大麻产业的态度。

       “大麻化妆品被禁后,公司至少损失过亿订单”

       去年5月,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更新化妆品禁用原料目录的公告,将大麻(CANNABIS SATIVA)仁果、大麻(CANNABIS SATIVA)籽油、大麻(CANNABIS SATIVA)叶提取物等大麻类原料列为拟禁用成分。

       大麻化妆品被判“死刑”后,众多品牌、原料供应商化妆品工厂陆续停止了包括大麻叶提取物等原料的生产、加工或销售。其中,以溪木源为代表的品牌于去年5月宣布停产大麻化妆品。据悉,溪木源的相关产品早已售罄,目前其官方渠道亦无相关宣传。

       不过,化妆品观察也注意到,截至目前,仍有一部分主打大麻成分的化妆品在售。天猫上,naturalcbd、花月情、诗妃、植美村等多家品牌旗舰店,均有大麻化妆品在售。其中,植美村一款CBD护肤套装,月销量达200+、评论数超6000条,该店客服介绍,“目前大麻化妆品销售仍处于过渡期,购买这款产品的也多是回头客,等过渡期结束,产品就会彻底下架了”。除了品牌,不少相关上游企业也遭遇了不同程度的影响。“此前,国内工业大麻CBD全谱油唯一的应用只有化妆品,”广州尊伊化妆品有限公司创始人陈来成表示,自去年5月大麻类原料被禁以来,云南省和黑龙江的工业大麻产业遭受重创,2021年,云南省的工业大麻种植面积锐减。

       不仅如此,陈来成还向化妆品观察透露:“之前,国内大部分大麻叶化妆品都是由广州尊伊研发生产的,大麻化妆品被禁后,公司损失过亿ODM订单。”

       “建议被通过的可能性不大”

        “此前,相关部门并未透露大麻化妆品被禁用的原因,”某资深业内人士表示,很多人在探讨时认为相关部门会基于两点考虑:其一、大麻化妆品的不规范宣传,导致市场乱象重生;其二、大麻系敏感字眼,相关监管部门或怕涉毒宣传,从而引发不必要的误解。上述资深业内人士提到,如果大麻化妆品是基于上述两种原因被禁,那么,只有当这两种情况得到改善,人大代表卢庆国的这一项建议或能被采纳。陈来成也认为,此次该建议被列入人大代表大会议题的可能性不大。事实上,在2020年5月22日北京召开的“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”中,黑龙江人大代表也提过发展工业大麻产业的建议,但未被列入会议审议的议题。

       此外,某业内人士公开表示,近期也有一些零星调研,有部分从业者和相关部门提出“应用端先行先试”的思路,“但目前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和进展”。不过,也有公开报道称,国外部分国家则逐步放松了对大麻的限制,包括对销售和使用的限制,绕过了医用大麻的法律,或者通过让成人娱乐使用大麻合法化。

       据外媒报道,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(NIDA)是支持药物使用及其后果的科学研究的主要联邦机构,该机构正在推动由联邦政府资助的大麻研究,并表示对全美不同大麻监管模式和消费模式的研究感兴趣。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,参考“国外逐步放开工业大麻政策”的趋势来看,国内大麻化妆品解禁也只是时间问题。“目前,出海是CBD护肤唯一的出路。”陈来成介绍,此前,尊伊化妆品已和北美、欧盟、俄罗斯、东南亚的客户进行接洽,但由于疫情影响,CBD护肤出海推进缓慢,某俄罗斯客户更因为俄乌冲突问题,临时暂停合作。(本文摘自化妆品观察公众号,如有侵权,请联系编者删除)


标签:   大麻化妆品